飞翔的胖子 跑酷的翅膀

摘要:16架乘风吊扇,33盏灯,体操馆保持着上个世纪90年代的样貌,不过在里面玩的人却大不相同了。体操器材被分成了两组,单双杠、跳马被 跑酷 的人征用;自由体操的垫子上,跆拳道的小朋友整

16架乘风吊扇,33盏灯,体操馆保持着上个世纪90年代的样貌,不过在里面玩的人却大不相同了。体操器材被分成了两组,单双杠、跳马被跑酷的人征用;自由体操的垫子上,跆拳道的小朋友整齐划一。

一张木椅一张木桌,小威就坐在场馆的门口,桌上堆了一摞登记表,进来一个人他就会眯起眼笑呵呵地问:“你找谁?”加上他略胖的身材和慢吞吞的口气,第一眼谁都会把他当成管理员。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站了起来,在那张管理员的位置跟前——准备,助跑,踏上跳板,一个鹞子翻身,那种飞翔起来的架势,看得人下巴都会掉下来,这哪里是个“坐怀不乱”久疏战阵的胖管理员,分明就是藏得最深的“扫地僧”。

受伤的胖子

这种错觉不仅仅来自小威,2S跑酷俱乐部叔字辈的人,脂肪比例差不多都在10%以下,个个身轻如燕,“特立独行”的小威因此很“自觉”地在自己的军牌(2S自制,每个成员都有一块)上写了一句座右铭——“灵活的胖子”。胖子的外号很快就传开了,就连新入伙的也没大没小叫地跟着叫,小威脾气好,乐呵呵地接受了。

“其实以前我并不算胖,中等身材吧,2011年的时候受了一次伤,很严重的伤,休息了整整一年,吃吃睡睡就把自己弄胖了。”那次大臂脱臼,连带肌肉和韧带全部撕裂,他一只手差不多都“废”了。小威是个乐观派,如今回忆起来更多的是技痒难耐的“痒”,而非伤痛戳心的“痛”,“平时只能做做腿部力量的训练,最过分的是队友去外面表演还带上我,看着他们做新动作,当时真的是全身发痒。”

那次受伤是因为参加一档电视闯关节目,从2008年开始玩酷跑,小威自认为三年已有所小成,结果一大意还是栽了跟头。康复后的一段时间,小威做很多动作都有阴影,以前熟稔的套路变得畏首畏尾,从此他对运动心理学有了兴趣。

“到后期,制约跑酷的并不是运动能力,而是心理。在充满保护的室内场地训练和在水泥石板上做动作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其实这一点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也能感受得到,同样可以跃过的距离,如果面前是条河,就可能让人望而生畏。”

趁着受伤的空档,小威翻阅了很多运动心理学的书籍,今年他的在职研究生的毕业论文课题就是《论跑酷的心理训练》。“这个课题国内很少有人涉及,现成的资料并不多,所以我都是根据自己和队友摔出来的‘经验’反向去查阅书籍。”

研究这个课题,小威有两层目的,一来他本身就是学体育教育学的,这样在专业上有了很好的延续性;二来对他的跑酷运动有很大的帮助,自从研究了心理学,他克服了心理的魔障,又飞了起来,他想用亲身经历和专业知识帮助更多的队友。

运动的达人

其实在学会飞之前,小威学的是滚,还是童子功,一个上三路,一个下三路,观赏度天壤之别,但后者实用性高得多。“我从小就是学散打的,当时爸妈觉得我坐不住,就把我送到了陈经纶体校去练。一开始也没觉得感兴趣,但为了在家人面前争一口气,就一直练了下去。”最厉害的时候,小威进了浙江省散打队,是56公斤轻量级。他呶呶嘴,指指场内一个跟他有点儿像的兄弟说:“他是52公斤级的,是我的师兄。”

师兄在场馆的另一头教散打,过来的时候还会做几个散打的动作和小威开玩笑,小威嗖一下就闪开了,用的是跑酷动作,或许专业运动员都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招呼朋友。“一个是玩别人,一个是玩自己,散打和跑酷基本没什么关系,不过有一招是相通的,那就是打滚。练散打一开始就要学会打滚,不会滚就会受伤,跑酷也是同理。”不过在生活中,小威觉得跑酷实用多了,“可能是我从小练散打的缘故,高高大大的,也没什么人敢近我身,散打没什么用武之地。倒是学了跑酷,上次忘带了钥匙,两下就翻过了围墙进了家门。”

除了这两项运动,小威平时最喜欢的就是玩改装车,其实说白了也是项运动,只不过他很少去竞速,而是喜欢在论坛上与人分享改装经验。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楼下那辆斯巴鲁是不是你的?”小威笑笑反问:“这个车是不是改得太招摇了?”其实如果不是热衷于改装,很少有人会选择斯巴鲁翼豹,所以我一下子就蒙对了。

光是改装爱车,小威就花了10多万,我们下楼告别的时候,他一发动车,那股声浪就已经证明烧钱不少。为什么会喜欢改装车?因为小威公司名下有20多辆出租车,一天到晚和车打交道,加上天生对速度的追逐,他自然而然地开始对车动手动脚。“以前大众群活动比较频繁,现在跳到斯巴鲁群,活动稍微少一点。所以我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2S来,也有更多的精力写好论文。”

Tips

1、要进入2S并不复杂,接受简单的体能测试,交上少量的会费就能加入俱乐部了。培训卡分为月度卡、季度卡、半年卡和全年卡(后两种不计次数)。不过年纪过大(40岁以上)或者过小(18岁以下),俱乐部是不建议学习跑酷的,毕竟这是一项有一定风险的运动。

2、跑酷上手非常快,如果勤于练习,两三年就能完成所有的基本动作,甚至参加表演赛。到后期更多的是考验动作之间的串联。这一点,外国的跑酷选手比中国的更有想象力,而中国选手学习能力相当强,一般老外一个动作做出来,不出一个月,中国就有选手能一模一样地完成。

相关推荐:

极限跑酷玩不好,真会“死人”!

暴力街区》跑酷渐欲迷人眼 飞车格斗两不误

牛人跑酷 帅到没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