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酷高手Ryan Doyle

摘要:“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要我安静的坐着是最难的一件事情。” 许多人说,瑞恩的身体就像一块画布,既是艺术发挥的载体,也挤满了各种伤疤和受伤的回忆。这种“移动的艺术”,充满了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要我安静的坐着是最难的一件事情。”

许多人说,瑞恩的身体就像一块画布,既是艺术发挥的载体,也挤满了各种伤疤和受伤的回忆。这种“移动的艺术”,充满了激情与想象……

RyanDoyle

奥地利RedBull签约跑酷运动员,1984年生于英国利物浦。

2006、2007、2009年的英国特技空翻大赛冠军。

2007年、2011年奥地利RedBull跑酷大赛的冠军得主。

“跑酷?其实我从小的时候就爱这些疯疯癫癫的玩意儿,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它叫跑酷。”

瑞恩·多乐(RyanDoyle),1984年出生于英国利物浦。许多人说,瑞恩的身体就像一块画布,既是艺术发挥的载体,也挤满了各种伤疤和受伤的回忆。

瑞恩从小就爱运动,7个月时,他便开始蹒跚走步;三岁的时候,小瑞恩在跑跑跳跳中扭坏了腕关节,这让他了解到重力是怎么回事儿;六岁时,成龙的电影让他大开眼界,他模仿着他到处爬树,从墙上往下蹦;七岁,他自学了后空翻:“说真的,我并不太害怕,我只是习惯了从高处跳下来。”

进入中学,瑞恩的体育课总是充斥着足球:“那些老师们除了足球不知道教别的,所以尽管我们有篮球场、网球场和橄榄球场,却都被用来踢足球。”在学校,瑞恩的足球踢得并不好,除此以外,他还被一个不利于运动的因素左右:胖。他很爱吃,但即便只吃沙拉他也能长胖,于是足球变成了他很讨厌的一个运动,而比起踢球,他更喜欢站在球场上做后空翻。

这种情况一直到瑞恩的父母把他送进了一个韩国武术学校才得到改善,他在那里得到了第一条黑带。回忆起那些日子,瑞恩说:“武术并不真的适合我,但我将武术与从小学学到的体操基础融会贯通,并迷上了HIPHOP和特技空翻,这让我一下子就瘦了下来,于是我也就这样继续享受着体育锻炼和交女朋友的乐趣。也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朋友把我介绍给了经纪公司,他们告诉我,我可以靠这些技巧谋生,那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17岁的时候,瑞恩已经开始教授武术,某一天,他的学生们提起“跑酷”和“花式奔跑”,这让瑞恩很兴奋,他想:“哇,终于有个词儿来概括这些所有的运动了!”他惊讶的发现他从小到大一直在做的这些事情完全能把自己归类于这样的一类人——花式奔跑者。瑞恩极富创造性的跑酷路线和力量,结合他自身的武术功底,帮助他连续获得了2006、2007和2009年的英国特技空翻大赛冠军和第一个花式奔跑世界冠军。

2007年,奥地利RedBull准备在维也纳举行“律动的艺术”赛事,瑞恩自掏腰包飞到了那里。4天之后,瑞恩录制了自己的第一部跑酷视频“疯狂公园日”。尽管已经获得了几次特技空翻冠军,但瑞恩并不知道自己已然名声在外——当他到达赛事场地时,所有人都HIGH了,许多人都冲过来看他的表演,来自英国的跑酷迷们为他大声的呐喊。在这次比赛中,瑞恩的表现不错,但无情的意外也随之而来:在最后一次展示极限武术时,瑞恩从4米高的地方跳下来,他没有跌在缓冲垫上,却跌在水泥地上摔断了腓骨和胫骨,他被送到医院,腿上插入了一块33厘米的钢板和14个螺丝钉。

重大事故后的重生

在接下来的八天里,瑞恩躺在维也纳的医院里,其他的竞争选手们给他带来了闪闪发光的冠军奖杯,但这却并不让他欢喜:腿完了,精神萎靡了,剩下的只有破灭的职业生涯,并且在这个异乡的医院里,他连一句德语也不会说,“对于一个跑酷运动员来说,最糟的就是摔断腿,我之前从来没有伤得这么重过,以前最多就是崩掉几颗牙齿,但医生说这次可能会导致截肢。”

他的访客们像流水一样的涌进来,每一天都有一名奥地利RedBull的队员来探访他,帮助他翻译护士的指示并且陪伴他。这种真诚、贴心的帮助使得瑞恩震惊,他只是参加了RedBull组织的比赛,但RedBull却从这个全心全意跳跃的运动员身上看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力量和文化。

接着,一个叫维克多的人出现了,他跟瑞恩讨论了拍摄一系列MTV计划,但瑞恩很沮丧:“伙计,你看,没戏了,我没有腿了。”维克多摇摇头,他递给瑞恩一本美国历史书。瑞恩翻着书,思绪终于不再纠结在伤腿。

“我在那个时候对奥地利RedBull知之甚少,我不喝功能性饮料,这样的支持真吓了我一跳。”最终,当他可以离开医院时,RedBull给他在飞机上安排了两个座位,让他可以把腿放直。第二天,瑞恩开始在家做俯卧撑,他知道,他必须回到他的空翻世界去。

在接下来的八个月里,瑞恩迎接了他的重生。“像我这样的人,要我安静的坐着是最困难的事情。”他继而补充说:“不,不是最难的,但是一定是最残酷的。”

瑞恩这次事故所需要的复健比起普通的腿伤要远远复杂得多,他的腿部有超过30厘米长的钢板,他们必须把髌骨取下来,把它锤进去,一直敲到脚板,然后固定它。康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一天,可以看见的康复进展都微乎其微,但瑞恩知道,想要重新获取自由需要耐心的等待。康复的过程用了整整一年时间,瑞恩终于有机会重拾旧业,虽然他的双腿看上去不怎么搭配:一只健壮有力得过分,一只极度苗条纤瘦,但毕竟,他的腿回来了。

奥地利RedBull见证了他的康复,他们宣布与瑞恩签约,这是RedBull第一次赞助跑酷运动员。他交给了瑞恩一项任务:去全世界推广这项运动,去重新探索体育和重新发现自己。

2011年,瑞恩获得了奥地利RedBull“律动的艺术”赛事世界冠军,这是他第二次获得冠军,他没想到自己会赢,他用自己饱满的状态证明了自己已经从2007年事故中完全恢复过来了。

跑酷和花式奔跑

“跑酷和花式奔跑师出同门,国际流行的看法认为,跑酷一种位移的艺术,它是哲学上从A点到B点、到达你的目的地最有效率的一种方式,你可以设定一个目的地,然而以点对点的方式翻越障碍到达那里,而花式奔跑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地,它只是让你通过动作的艺术性,比如更多的旋转或翻转来展示自己,你不用从A点移动到B点,你可以花一整天时间在公园的长椅上搞清楚你的身体是如何移动的。”

但瑞恩不喜欢这个区别,他更喜欢称自己是一个玩跑酷的花式奔跑者:“花式奔跑不是随机的,它每次都需要准备、精神的高度集中、超前思维和对环境的强大认识能力。”“这些都是脑力工作,在跑酷时,我必须想着如何从这一个点跳到那一个点,这和我们的生活完全一致,在生活里,我们也经常用精神克服所遇到的障碍。人们在看我们做着这些疯狂的动作时常常会想这些家伙们是不是疯了,其实我们所做的要求更高的脑力支持。”

事实上,比起担心受伤,瑞恩更关心的是拥有更多的体验:“有些动作我必须每天都做,一个翻转什么的,只是为了让我的身体保持紧张,对我来说‘危险’这个词只是基于过去所受的伤害,它会警告我某些动作不要去尝试,因为我已经在上面吃过亏,所以你看,什么东西都是息息相关的。”对于那些看似危险的动作,瑞恩总是这样告诫他的学生:“你直接去做就好了,不要被恐惧和错误吓倒,你要接受它们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从中受益,并纠正那些错误。”他最喜欢说三个字:战胜它。”

带着这种积极的心态,瑞恩无论去到哪里都在运动,即使是去南加州大学工作,他也要在楼梯上攀登、跳跃和翻转,从书店门口的楼梯上滑下来,在图书馆门口的栏杆上翻过,他甚至从特洛思德大道的那匹马雕塑背上做了一个空翻。

即使是他没有完成的动作,他也只是耸耸肩膀,重做一遍:“每次我做了什么动作而它成功了,我就会骄傲的对自己说,哇哦!”瑞恩笑笑。

他最喜欢的动作是猴跳接前空翻,这是一个需要在空中转换三次方向的危险动作,许多跑酷运动员都害怕这个动作,“它让很多人都受伤过,但我依然很喜欢它,因为它充满了肾上腺素的气味和成就感。”

正是这种感觉让瑞恩更加迷恋花式奔跑,花式奔跑多元而开放的风格取决于表演者所掌握的运动模式。“而跑酷能让我们更加活跃,跑酷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运动,而我总是跟着体操运动员、霹雳舞手混,我跳卡波耶拉(巴西战舞),它们都影响了我跑酷的风格。”

世界跑酷之旅

2012年,作为全球最活跃的跑酷者之一,瑞恩和奥地利RedBull希望将这个青年文化推广到全世界,他游遍了全世界最具历史价值的名胜古迹,并在其最具象征性的地标前展示了他精湛的花式奔跑技巧,他去了中国的长城、约旦佩特拉古城、印度泰姬陵,在迪拜的露天市场和巴斯塔基亚古城间穿梭。

他从码头跳到迪拜传统的水上巴士阿布拉上,接着又迅速跳到另一艘移动的阿布拉上,从传统的阿联酋传统房屋顶上跳转到另一个屋顶,在花台和廊柱上做后空翻,就连集市里的搬运工都过来围观他的表演。

在中国,他与那些公园里的习武者一起切磋,他痴迷的看着那些武者们表演剑术和咏春,在印度,他与宝莱坞的美女们挑起了印度舞,在火热的舞蹈最后,他做了一个漂亮的空翻,从地上拿起了他的帽子戴在头上。他甚至去了马丘比丘,和羊驼一起坐在薄雾弥漫的山顶看着下面的古城遗迹,和秘鲁的跑酷者们一起练习,这一切都让他感觉不可思议。

由于眼疾,瑞恩的视力很糟:“在我跑酷的时候,那些物体只有在很近的时候才能看清楚,如果我从一个阳台或者什么地方跳下去,我甚至不知道离地到底是3米还是5米,这要等落地了才能知道。”即便如此,他依然坚持不戴眼镜,他甚至把自己极差的视力视为自身优势:“如果我做了手术恢复视力,在跑酷的时候能把环境看得很清楚的话,可能我会被吓着,反而不敢去跑啦!”

尽管多年带着糟糕的视力一起运动,但瑞恩还是接受了眼睛极光修正手术,他把这些手术当成是身体的升级再造过程:“上次腿康复后,我就特意要求医生不要取出钢板,这对我的腿来说是一种加固,”他特意在字面上解释了一下:“你需要18吨的力量才能折断这块钢板,我的腿现在很强壮。”他说着说着咧嘴一笑。“我的肩膀上有人工韧带,我的牙齿是种植的,眼睛也做了手术,你瞧,我现在很强大啊!”

“大多数人们想做蜘蛛侠的时候,他们只是去买一个XBOX,动动手指头,而我想做蜘蛛侠的时候,我只要走出门去就行了。”即使跑酷日渐普及,瑞恩也并不关心它越来越大的名气,他只是高兴练习他所爱的东西:“我不是一个功利性强的人,我也不是个狂热的宗教徒,我只是想好好的活着。”

瑞恩的名气很大,除了那些跟踪到他家门口索要签名的孩子外。如今,走在利物浦的街头,人们还是常常对他喊:“来,小伙子,做一个后空翻给我们看看!”而瑞恩只是笑笑,然后配合的把一个漂亮的翻转背影留在人们的印象里。

相关推荐:

极限跑酷玩不好,真会“死人”!

暴力街区》跑酷渐欲迷人眼 飞车格斗两不误

牛人跑酷 帅到没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