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酷爱好者刘帆:不只是给身体找出口

摘要:不只是给身体找出口 4月11日的上午阳光有些猛烈,当记者十点半到达川大足球场时,“无极跑酷”的队员们已经练了一个多小时的体能。大个子刘帆是这个团队的训练队长,正指导7、8名爱好者

不只是给身体找出口

4月11日的上午阳光有些猛烈,当记者十点半到达川大足球场时,“无极跑酷”的队员们已经练了一个多小时的体能。大个子刘帆是这个团队的训练队长,正指导7、8名爱好者在一个一米高、三米宽的障碍前面,练习跑酷最基础的猫跳和猩猩跳。动作看起来很简单,助跑、双手撑障碍,全身模仿动物收缩,双腿腾空跳过障碍,团身落地。但就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足足练了一个小时。刘帆在不断强调细节和安全的间隙跟记者解释说,他们这个团队练习的是纯跑酷,更注重体能耐力和速度。“基本功非常重要,许多队员一开始就是冲着跑酷的炫来参加练习,想耍花样耍酷,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刘帆不得不花大量的精力,纠正这种错误想法。

和年轻的C4不同,“无极跑酷”多数队员年龄在25岁以上,年龄最大的甚至超过30岁。他们大多数都是业余选手,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做编程员、技术师、策划、销售,等等。刘帆最初成立这个团队的目的很简单,“看了电影《企业战士》、《十三街区》,觉得太有趣了,就通过网站寻找成都的爱好者一起练习。”

一开始“无极跑酷”只有两个人,但是却格外卖力。住在桂溪公交站附近的刘帆每天下班后从家跑步到宜家附近,和训练伙伴会合,然后进行一个多小时的技巧练习,结束后再跑步回家。为了练习体力,刘帆还像武侠小说里练轻功的人那样,给自己做了20斤的沙袋绑在身上跑步,三个月后就瘦了5公斤。

刘帆不一样,清瘦的万鹏在成为跑酷玩家后却足足重了5公斤。戴着眼镜,书生气十足的万鹏在练习穿刺时有点紧张———他得从两米高处一个用绳子围成的只有半米宽的“窗户”腾空穿过。在迟疑半天却成功越过障碍之后,他显得有点兴奋:“我都快30岁了,没看出来哇?”没看出来的不只是记者,在投资公司做分析报告的他曾告诉单位同事自己在玩极限运动,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但这种怀疑却让他感到十足的成就感。“跑酷训练的不止是跨越脚下的障碍,还有心理上的。每完成一个动作就特别有自信。”

相关推荐:

极限跑酷玩不好,真会“死人”!

暴力街区》跑酷渐欲迷人眼 飞车格斗两不误

牛人跑酷 帅到没朋友